关灯
护眼
    赵立存拍着胸脯保证:“我就算死也不会说出去!”

    张海瑞和全正宏用力点头:“对!”

    苏洋看向陈瑶,她立马举起手保证:“我肯定不会说出去!”

    苏洋瞟一眼叶末:“赶紧处理现场,还有一个地方等着咱们处理呢!”

    “是!”五个人立马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刑炻看梅南珊一眼:“你枪法这么好怎么不当执罚者?”

    梅南珊转动着方向盘:“我讨厌跟人打交道,而且也不喜欢风吹日晒!”

    “现在呢?”刑炻笑着问。

    梅南珊给他一个白眼:“还不是因为你?”

    他讪讪地笑着说: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每天给我好好做饭就行!”梅南珊轻点一下刹车又踩下油门,越野车驶进车流。

    刑炻拿出手机给叶末打出电话:“我怀疑重案组会窃听你们,回去检查一下手机和车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你在哪?”叶末点头,张海瑞几人停下手上的动作,直勾勾看着她。

    刑炻瞄一下梅南珊:“去下一个藏身的地方,对了,你再帮我查一个人,我一会儿把名字发你手机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的伤严重不?”

    “一时半会儿好不了!”

    “照顾好自己!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保护好自己!”

    电话挂断,刑炻叹口气装起手机。

    梅南珊看他一眼:“他们知不知道你和我们在一起?”

    他苦笑着说:“现在还不知道,处理这边的时候估计会知道!”

    “他们已有怀疑,问一下这边的目击者或者查看一下监控就能知道!”梅南珊蹙起秀眉,转动一下方向盘又说:“苏洋那个女人不简单!”

    “嗯!”刑炻点头,脑海里浮现出苏洋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,自从昏迷醒来他就在想,苏洋到底是不是那个女人?如果是他该怎么面对?想到现在也没想出答案。

    叶末看向苏洋:“组长,刑玖查出来的线索真的和重案组分享吗?”

    苏洋沉吟一下摇头:“暂时不分享,刑玖冒死查到线索不能让他们拿去立功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叶末用脚抹掉地上的轮椅印:“马景旗的死怎么解释?”

    “这次遇袭牺牲那么多兄弟,我再找一个靠谱的人处理尸体,没人会知道!”苏洋看她一眼继续抹除痕迹。

    国安局门前的街道已经恢复正常,一辆辆车从门前驶过,路过的人看着废墟和挖掘机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这件事已经登上各大新闻,中午的时候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梅南珊穿着工作服站在门口:“你在家好好养伤,我去单位看看就回来!”

    刑炻微微一笑:“麻烦你再帮一个忙!”

    梅南珊翻个白眼:“什么忙?说!”

    “帮我找一下马景旗的电脑,最好想办法弄回来!”

    “我建议你联系苏洋,她现在是代局长!”

    “好,我跟她说!”

    “拜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