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夜无眠的身子,被楚烟的长绫紧紧缠住,于茫茫白雾之中,又蹦又跳又飞,最终成功冲破白雾,在一个江心小岛上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江心小岛呈长条状,近乎一半都淹没于水中,水草极为茂盛,一脚踩下去满是湿漉漉的,水和泥糊在脚上。

    平日里,这里根本无法久留,但今晚情况特殊,也只能暂且在此停歇一会,实属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楚烟站在一块颇高且干净的岩石上,往嘴里扔了几颗药丸,苦笑着说道:“公子,我得先恢复一下内力,然后才能继续前行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吞食药丸,一边捏着怪异的手势,显然是在进行打坐调息。

    夜无眠心里清楚,楚烟刚才,虽说在短时间内就击败了华元义,可华元义毕竟是第四境的高手,与楚烟同级。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击败同境界的高手,内力消耗定然不小。

    因此,他手持青釭剑,小心翼翼地为楚烟护法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仅有第二境,此时无论是华元义还是欧阳素一,他们中任何一人追上来,夜无眠都绝非其对手。

    不过嘴里含着的太阴珠,还能让他抵挡一阵。

    楚烟帮了自己这么久,自己这会儿为她护法,也是理所当然之事。

    过了一小会,楚烟终于从调息中恢复过来。夜无眠将太阴珠取出,小心翼翼收进楚烟准备的盒中。

    楚烟的脸上,还带着些许不太健康的潮红,在这黑暗的江心岛上,借着月光洒下的清辉,更显得她美艳动人。

    夜无眠看着她这副模样,自己的脸也有些泛红,只得把目光移向别处,不敢再看她。

    楚烟并未留意到夜无眠的心思,而是向四周张望了一番,借着月光往更北处看去。

    夜无眠也顺着她的目光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更北处的水面,在夜色下漆黑一片,根本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但楚烟或许是境界更高,目力更好,她看过之后便说:“公子,最多再有十里的水陆路程,我们就要进入鄱阳湖了。”

    鄱阳湖,也就是王勃在《滕王阁序》中所说的“彭蠡之滨”中的彭蠡,是神州大地少有的淡水大湖。”

    夜无眠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们沿着鄱阳湖一路北上就能到庐山。只是我们的小船已经毁了。”

    楚烟笑着说:“公子,这又有何难。我已经闻到空气中有竹子的味道,看来这赣江两岸必有一边是有竹林的,我们现在飞过去,伐竹做成舟,乘着竹排北渡,便能前往庐山了。”

    夜无眠的鼻子抽动了几下,并未闻到竹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楚烟的目光却明亮如星辰,指着赣江的东岸说:“公子,就在那边,不过百丈的距离,我们飞过去砍下竹子,做成小船,一路北行!”

    说着,不等夜无眠作出回应,她便拉着夜无眠的手,往东岸飞去。

    这是夜无眠第一次被楚烟牵着手,他感觉楚烟的手极其细腻柔软,他记得有个词是专门用来形容女孩子的手的,叫柔荑。

    百丈的水面,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被楚烟拉着夜无眠轻松横跨而过。

    等双脚落地,地面土壤结实感传来,夜无眠总算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今晚一直都在水上小船上度过,总算上了陆地,这种土壤的结实感真让人安心。

    月光下,竹影摇曳,竹叶在夜风中缓缓飘动,这里果真是一片竹林。

    楚烟的嗅觉当真灵敏,不过,这也可能是第四境丹华境赋予人的特长吧。

    夜无眠没有多问。他抽出青釭剑,开始砍伐竹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