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听说了消息赶过来的林夫人连忙蹲下,就在卷卷身边拉着她的小手,眉心轻蹙,神色间有几分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的卷宝,你好端端的要算账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小姑娘垂着眼睑,紧抿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这样让外面的人更担心了。

    最终,只有秦书妍跟着卷卷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门外的几人眼睁睁地看着房门在他们面前关上,而里面再也没有一点声音传出来。

    林夫人眉头紧锁,心里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,忧心如焚。

    她转头对身边的采春吩咐道:“快去问问,今天上午是谁跟着小姐的,叫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在知道是从皇宫里出来后卷卷就一直这样,林惊月更担心了。

    她家卷宝进出皇宫很自由,跟进自己家一样,宫里的人都认识她,也没人敢对她不敬。

    难道是宫里的主子?

    她容易胡思乱想,一会儿的功夫把皇宫里的人都怀疑了个遍。

    今天御花园里的事情在明面上,还是很好查的。

    当时许多人都看到卷卷哭着从九公主身边跑开,后来又被带了回去,两人在亭子下面聊了许久。

    于是在自己寝宫还没安心一天的姜月笙就被皇上传召了。

    她刚过去的时候只说是自己同卷卷吵了架,但因为撒谎的时候面上流露了一丝心虚,所以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在将自己不小心说漏嘴的事情说出来之后,出乎姜月笙的意料,皇上并没有大发雷霆。

    而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知道瞒不了多久,就算小九不说也会有其他人说。

    早就有过心理准备的他只是叹了口气,挥挥手让姜月笙离开了。

    既然事已至此,那不如想想该怎么解决这件事,责怪小九又不能时光倒流。

    对这一切无所知的的卷卷还在倒腾她的钱,她站在秦书妍身边眼巴巴的,虽然看不懂但还是要一直盯着瞧。

    看着她在纸上落下一个又一个字,手里的算盘珠子碰撞声格外让她安心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想法总是很奇怪。她想,原来长得好看也不一定是好事。

    现在除了姜国不准买卖人鱼之外,其他地方都有这种事。

    姜月笙说是长得越漂亮的就越珍贵。

    那像荧和惑哥哥那种长相的人鱼,一定会被人卖很多钱的吧。

    呜呜...

    也不知道她的钱能不能买到啊!在姜国外面抢又抢不了,只能按照人家的规矩办事。

    如果世界上的所有人都能把人鱼当成普通人一样看待就好了。

    在秦书妍算账的时候,卷卷也没闲着。她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坐在房间里把自己有熟人的国家都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那里有了荧和惑的消息,就不用来回传信通知她,直接去拍下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这些钱里面有许多都是当初荧哥哥送给她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