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更何况,因为下雨导致沈傲雪浑身浸湿,她又没穿外袍,那原本就单薄的布料贴在身上,只显得凹凸有致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见没人敢上,吴影不耐烦地说道:“愣着干什么,上啊!王爷让得怕什么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众侍卫才鼓起勇气行动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到跟前沈傲雪突然眼睛一闭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这下所有人都傻眼了,面面相觑一时间全部茫然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碰到她……”侍卫首领举起双手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吴影见状怕她真的出事连忙喊道:“炽阳,先把人抱进隔壁房间,再找个大夫来,别病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炽阳点头扔掉手里的伞就去抱沈傲雪,只是他的手刚刚碰到她的腿,突然响起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吓了一跳,只见厉司寒脸色阴沉地从房间里迈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……”吴影刚要说话却被他一抬手打断。

    炽阳很有眼色地站起身立刻退到了一米外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厉司寒到底是亲自过去把地上的人抱进怀里带入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房门被合上,炽阳松了口气,心想终于不用淋雨了。

    “都退下吧。”吴影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厉司寒收回手站直身躯居高临下地瞥着床上的落汤鸡。

    “你想装多久?”他冷声询问。

    沈傲雪睁开眼,尴尬地对上他的视线,然后坐起身来红着眼说道:“我没办法才出此下策,王爷……”

    厉司寒蹙眉,眼底升起一丝不悦:“本王不想再与你有任何瓜葛,你的事也不要求到本王这里。”

    说罢他走到一旁的柜子里取了件男子的衣袍甩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换上,滚吧。”

    沈傲雪咬了咬牙,双拳不由握紧,她抬头看着他,语气中尽是卑微:“你真的一点都不顾念旧情?真的要见死不救?”

    “本王与你何来旧情?你别忘了,本王所心悦之人已经死在了狼群口中,你是谁?凭什么要本王帮你?”

    面对他的质问她哑口无言,即便当时她离开的决绝,如今也不免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离开,至少她的孩子会平安长大不会遇到这样的磨难和危险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她眼泪忍不住落下,哭着说道:“可是他们把孩子绑走了,我真的没办法才来求你,孩子是无辜的,只要你救下他们,要我做任何事情为从前赎罪都可以!”

    厉司寒背对着她双手负在身后,心中更是愤恨不甘。

    从前的沈傲雪虽然也会看他的脸色,但从未如此卑微。

    可如今呢,她为了与别人生的孩子,不惜放下一切尊严跪在他面前乞求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拳头在袖中握到发白,手臂上的青筋浮起,隐忍着太多怒意。

    “好,本王可以考虑帮你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转过身去看她,眼神从上到下慢慢打量着,眸光散发着某种让人退怯的欲望。

    沈傲雪隐约察觉出他的用意,此刻只觉得浑身冰冷,止不住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,要看你表现如何。”

    他走近,一把揽住她的后脑贴在自己腰上,指腹磨蹭着她湿漉漉的长发。

    沈傲雪努力扬起头望着他,眸光中重新燃起希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