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她脸颊生烫发红,用力捏住他的手:“□□的...我们正经说会话。”

    略顿了顿,她半含风情半带笑睨他,轻咬娇艳下唇:“晚上...早些歇。”

    李渭转头看看敞亮天色,严严的闭上眼,长长吐出口浊气,良久睁开,半匿住眼里的火光,单手圈住她的腰,唇贴着她的耳廓,将沙哑声音直接送到她脑海:“嗯...那就先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单手半撑起,将身体半靠在软枕上,懒散支起一条长腿,姿势带了风流随性的兴味,眉梢眼尾坠着欲色,嘴角噙着微微的笑,看着她的眼神又深又暗,有股罕见的放诞不羁和玩世不恭的气质。

    春天看着他的这副神情,心头忽然如小鹿乱撞,呐呐的不知该说点什么,被他拖到自己的怀里,两人半倚半坐,他仍把桌上的书塞到她怀中:“继续念书。”m.

    她看着纸上的墨字,脑海有如泥浆搅动,结结巴巴的念着上头的字。

    他急急缓缓的凌乱呼吸就落在她耳边,下巴搁在她肩头轻轻的蹭动,一手环绕托住她的腰臀,安安静静的傍在她身后听她念书,温热的唇时不时贴着她的耳,出声询问两句。

    颇有一副安宁和睦,情意绵绵的气氛。

    但清柔嗓音越来越软,身体越贴越紧,她抓紧手中书册,结结巴巴:“李..渭...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是他压抑着腔调的哑声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...”

    他牢牢的摁住她,眼中阒黑沉沉,语气沙哑却分外的不容置疑,温柔腔调中还带着颐指气使的傲气:“继续念,不许停。”

    她抽了口气,心头却软成水波,磕磕巴巴一字一字的念着手中的书,那些字游离的浮现在她眼前,她都识得,却完全不知自己念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他鼻息沉重,听见她颤颤巍巍的声音和不稳的气息,一截雪白的颈项脆弱的拗着,胸腔发出一声低沉轻笑,柔声唤她:“妞妞,把头转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扭头去瞧他,眼里是潋滟的风情,是娇、是媚、是羞、是怯,是欲,是爱。

    湿热滚烫的吻落下来,唇舌缠绕着:“李...渭...”

    内室帷幕高挂,明晃晃的耀目,最深处是两人的床榻,香浓鸳被,锦绣鸯枕,他将娇人横抱带回屋子,撞肘将门阖紧

    ,把她送入床帐内。

    她滚入被褥中,见他站在床边,呼吸紊乱,面容泛红,带着急迫,焦躁的扯了扯领口,去摘自己的腰带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李渭额头抵着她的额,他滚动喉结,声音是餍足后的沙哑:“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