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这封信我反反复复想了好多次该如何落笔,写了删,删了又重新动笔。

    还是想在一开始感谢各位读者从2022年7月14日到今天这594天的陪伴,是你们的热爱撑起了我最开始小小的奢望。我从没想过会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与肯定,其中还有读者成了我的朋友,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我支持。

    决定要结局后的每一天都很煎熬,没有人比我更舍不得这个最初的作品。其实,我清晰地知道写到后面章节故事性已经很弱了,但我依然执拗地希望故事能拉长一些,能更长一些,这样我与“余生”的告别也能来得更迟一些,这是我的“自私”,而你们纵容了我的“自私”,我惶恐又感恩。

    2022年,剧版的各位主创以及每一位演员给我们带来了如此鲜明的作品。独自一人时我常常会想,明明是一个不怎么看剧的我,怎么就这么巧地碰上“余生”了,更没想过我会把自己“塞”进这个故事里。为什么我一直在坚持写剧版人设,这也是很大一部分原因。最开始喜欢上的内核,美好得让我舍不得触底改变。

    我会如最开始时向各位说的,重新整理好文章之后将此版续写和“虐坑”的be版发送至两位主演,以此感谢肖战先生及杨紫女士为我与你们带来如此沉浸的观剧体验。

    余生的文章算是告一段落了,未来也许你们会看到我不定时更新顾魏和林之校的小剧场(当然也有可能不会哈哈哈),但连贯的故事应该不会再开启了,因为顾魏与林之校的名字,还有剧版“余生”这个框架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精力(包括我在前段时间暂停莫南故事和迟迟未开坑长相思来追写“余生”结局的进度),再用他们两个人写新的故事,我不愿意也没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最近看贾玲导演的采访里说道,两部电影她都尽了全力,这里的尽全力指的是每个当下都认为自己不可能再这样拍电影了。对她的采访,我深有同感,每一个焦虑写不出任何字的夜晚现在想来还是“深恶痛绝”,但同时我又无比感谢,因为是“它”把我带到你们面前。

    虐坑结局时,我对你们说“愿未来风起四海,代我见你”,此时我想对你们说:“有情不管别离久,情在相逢终有。”

    没有“长亭外古道边”,因为我的心是浩瀚的宇宙,而我们只是从这颗微小的星星搬家了。

    我亲手写下了这个故事的句号,但顾魏与林之校依然还在,我只是把他们的世界重新交还给他们。

    顾魏与林之校的相遇与我们的告别都在春天,尤其今天还是4年一次的2月29日。

    希望未来每一个春天你们都能想起这个故事也能想起写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祝你春天快乐,每一个春天都希望你快乐。

    一个边哭边笑的疯子写于2024年2月24日凌晨4点40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