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云遮阳从油桶之中钻出,来到商行后院中,趁着夜色一跃而出,来到了一处偏僻街巷,他简单整理了自己的衣服,走出这街巷,来到大街之上。

    此时夜色已经全然深沉起来,街上的行人很少,之前所谓的宵禁也在安宁的时间之中化作远去的陈规,和世间所有的事情一样,被时间所冲淡。

    云遮阳一边在渐显阑珊的灯火之下游玩,一边向着齐王的府邸走去,他对皇符城称不上是了如指掌,但也算是熟悉了,他从孟语狂那里得知了齐王府邸的具体位置,所去的路程,也几乎是在目力稍稍纵展之间,就明晰于心。

    这座城池和之前一样,庞大繁华,即使是将要进入安静的深夜,也远比其他小城热闹的多,各种酒会,歌舞升平,小贩商摊,夜市人往,依旧展现着这座城池的生机。

    这城中的大阵,阻隔的不住只有外界的争斗,似乎连躁乱和阴郁也一并被阻隔在外。

    云遮阳心中感叹着大阵的奇特,却又想起天启城,和这座城池一样,它也有过自己的骄傲,但是在一夜之间,就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他接着向前,街上的行人越发的少了起来,残留的商贩们也撤去摊子,橘黄色的温暖灯火一片片的熄灭起来,黑夜彻底弥散起来,向着四周迸发自己的威严何冷峻。

    云遮阳在一处街道停下脚步,这时候,整条街上已经没有任何的行人,只剩下几盏挂在门上的灯笼散发出昏暗的灯光。

    几声更夫的叫唤从几条街之外传来,伴着一些窃窃私语的声音,好像蟋蟀在低鸣一样。

    在云遮阳之前十丈左右的距离,街道的尽头,一座华美的府邸坐落着,如同蛰伏而睡眠的野兽一样,灯火昏暗闪烁,像是兽目睁闭。

    那是齐王府邸,云遮阳此行的目的地,他只要再往前十丈,这对于他来说,轻而易举,几乎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可是云遮阳并没有再前进一步,他站在街口,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就在几个呼吸之前,云遮阳听到了一些声音,一些奇怪的声音,像是无数粒沙子落在水中,他知道,这些声音的主人,也一定听见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于是他停下脚步,等待着那些人的出现。

    云遮阳并不觉得自己会和那些人表现出什么陌生。

    三个呼吸之后,一阵微风从前方吹来,云遮阳抬眼去看,黑暗中一个人缓缓走出,他不知道这个人在其他人眼中是一个怎么样的打扮,不过此刻,他看到的,是一个面色严肃的道士。

    正是昆仑的郑风。

    云遮阳没有搭话,更没有震惊,只是向着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更多的道士从四面八方出来,就像是探出草丛观察猎物的猎人一样。

    这里面有很多云遮阳都认识,有些是他的晚辈,有些是和他一起进入道门的平辈。

    云遮阳粗略的数了一下,亮出身形的一共有十三个道士,他们全部都潜藏在偏僻角落之中的黑暗,而如今像是出鞘的宝剑,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显然,他们的目标和云遮阳是一致的,他早就明白的是,得到消息或者察觉到什么的,绝对不止自己一个人。

    云遮阳没有看到瀛洲湖的道士,或者说,他们没有露面,这种高规模的道士出动,一定不会缺少他们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街道上其他的道士只是露出身形,只有郑风朝着云遮阳直直走来,他自认自己并没有得罪过这个家伙,可他的语气一直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这里干什么,我自然就来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云遮阳开口道,他觉得自己的回答并没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郑风眉头紧紧皱起,“你不会是来这里搞破坏的吧?”

    云遮阳有些不理解,自己说的明明是人话,为什么这个家伙没能理解,他只能再重复一遍,“我说了,你们来这里干什么,我就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郑风冷哼一声,“首座和长老们宅心仁厚,饶过了你,我却不相信你的鬼话。”

    云遮阳彻底明白了,这家伙不是听不懂自己的话,而是压根就没有听自己在说话,他轻吸一口气,向着齐王府邸走去。

    既然这些道士显露出身形,想来他们已经完成了观察,但是对于自己来说,对于齐王府邸中的一切,还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“喂!我和你说话呢!”

    郑风见云遮阳不理会自己,不禁开口喝道。他的声音有些太大了,惊起一小声猫叫声。

    很多道士眉头皱起,他们并不觉得郑风此时的所作所为算的上是聪明。

    云遮阳停住脚步,缓缓转过身子,“我觉得,你似乎太把自己当一回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郑风听得此言,双眼之中怒火陡然升起,正要开口痛骂,一张轻俏的手搭在他的肩头上,叫他浑身酸麻起来。

    郑风稍一愣神,很快转过头,想要瞧见是谁施展的法术,却看到了阿芒的笑脸。

    “郑风,今天晚上,我们的任务只是探查,不是打架。”阿芒笑意吟吟的越过郑风,站在了云遮阳身前。

    郑风看她这个样子,心中明白这是家伙是站在云遮阳那一边了,心中怒气陡然升起,正要发作,可是忽然想起这家伙的兄长是霍星,可是货真价实的道门子弟,自己可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哼,我自然知道,现在探查结束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郑风冷哼一声,接着开口道。

    阿芒看出这家伙底气不足,想一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但还是开口道,“我自己在这里转一下,又没有什么,你要是想走,自己回去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郑风脸上怒气浮现,只是说了个“你”字,便住了嘴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暗处的其他道士也悄无声息的离开,只是片刻的功夫,云遮阳就瞧不见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,你怎么也来这里?”

    阿芒见众人远去,对着云遮阳道。

    云遮阳轻吸一口气,回头去看齐王府,依旧是一片安静,似乎并没有被刚才的声响所惊扰。

    “我听到一些消息,到这里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云遮阳这样说道,眼神一瞥间,却看到阿芒身后的一处树梢上,一阵黑影闪过。

    阿芒自然注意到了云遮阳眼神的变化,她叶回头去看,只见那树上叶子摇晃,明显就是有人藏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出来罢,别装神弄鬼。”

    阿芒眼神一凛,已经运转真元,传音激荡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