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显而易见的,他此刻的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更加微妙了,万远安接连吃瘪,终于觉得自己不该跟盛眠计较,继续对话下去,气死的只会是他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看向荷官,“发牌吧。”

    荷官确定其他人已经准备好,将牌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盛眠周围围着许多人,等着看热闹的不在少数,但也有颇为同情她的。

    刚刚她在不知道筹码价值多少的情况下,说了要双倍奉还,那岂不是待会儿要还温思鹤二十个亿?

    而且一个新手,竟然敢上无限注德州扑克牌的赌桌,这种动辄倾家荡产的赌局,连老手都得仔细斟酌。

    何况桌上的都是一群顶级富二代,但盛眠这张脸,他们可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盛眠的背挺得很直,她右手边的两人已经率先下了两个盲注,分别是一百万和两百万。

    轮到她发言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自己的两张底牌,想了想,直接丢了。

    记住网址

    大家看到她这个行为,只觉得分外滑稽。

    距离傅燕城不远的萧玥终于忍不住了,开口便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要是不会就别占着位置,大家可没空在这里看人耍猴戏。”

    盛眠挑眉,看向荷官,“怎么,请问我不能弃牌么?”

    荷官的脸上有些尴尬,“可以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但如今一张公共牌都还没出,她还一圈下注都没挺过,就弃牌,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想输钱,输不起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何必坐在这个位置?

    敢参与无限注德州扑克牌赌局的人,哪一个不是腰缠万贯,既然没这个实力,就别打肿脸充胖子。

    四周尽是嘈杂,掺杂了各种意味不明的调笑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已经有些不满了,但盛眠却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第二局她跟了一注,输了一百万。

    第三局她跟了一注,输了一百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