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傅璇的身上还有那种孩童的天真,说着就双眸放光,不自觉话多。

    大概经常和难缠的人打交道,跟她相处的时候,盛眠竟难得很放松。

    她看向傅璇的画,一直没出声。

    傅璇手上拿着笔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本来也没指望盛眠真的能给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,但看到她突然拿过一旁的笔,在画纸上改了几下。

    原本缺少活力的画面瞬间活了过来,连笔触都是活的。

    她的双眸不自觉的瞪大,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只是改了色彩对吧?天呐,好像换了一幅似的,你也是学画画出身的么?”

    这么熟练的走笔,还有调试色彩的手法,一看就很内行。

    盛眠点头,将画笔放下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的基础很不错,就是色彩搭配上稍稍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一秒记住https://m.

    傅璇激动的小脸发红,嘴唇弯了又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这样一改,我就很有信心了,其实这幅画是我打算拿去参赛的,导师让我回来找找灵感,本来想问问堂哥,他却......堂嫂也真是的,好端端的放什么鸽子啊。”

    她抱怨了一句,眼里晶亮晶亮的盯着盛眠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你叫penny是吧,你住哪儿?以后我可以经常去找你吗?”

    盛眠皱眉,倒不是她不喜欢傅璇,她只是担心和傅家人接触太深,到时候又会被人认为她别有用心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家里可能有点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单纯如傅璇,并未发现这是委婉的拒绝。

    她活这么大,也从未被人拒绝过。

    “那加个微信好友?”

    盛眠想了想,拿出了自己的工作微信。

    傅璇欢快的加上,然后开始在旁边调色。m.

    “你坐一会儿,我马上就好,不知怎么,被你指点了一下,我的灵感瞬间来了。”

    盛眠没打扰她,傅璇一边调色,一边八卦。

    “这个画室还是我堂哥的,以前他可喜欢在这里看书了。”

    傅燕城的房间?

    盛眠忍不住打量了一下,中规中矩的风格,不过好几处墙那里有镂空的设计,灯光从镂空的地方照出来,别有一番风味,看得出来,是精心设计过的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地步,盛眠一边纠结着之后要怎么跟傅燕城解释,一边又忍不住悄悄打量起这里的陈设。

    这就是傅燕城喜欢的风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