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请姜书记放心,我们一定不辜负市委领导的期待。”郑明立刻起身,信誓旦旦的保证一句,然后端起酒杯,向安江微笑道:“安部长,您是全国优秀县委书记,是党员干部的标杆,工作能力强,理论知识广,站位有高度,以后我们要向您好好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郑副部长谬赞了,共同学习,共同进步。”安江微笑摇头,端着酒杯,向郑明虚虚的敬了下,然后便仰头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郑明急忙跟着一饮而尽,然后向众人展示了一下空酒杯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两位都够爽快,我相信,爽快的人,一定可以搭好班子,做出成效!”姜文鸿笑着轻轻鼓掌,周围众人立刻跟着附和连连。

    安江向着郑明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不过,他很清楚,风物长宜放眼量,别看眼下确实很融洽,可是,官场上啥时候不融洽,死对头见面也是笑呵呵的,听其言不算什么,重要的还是观其行。

    姜文鸿今天的兴致明显很高,一直在不断的劝酒,喝到最后,已是脸颊通红,握着安江的胳膊,说了许多肉麻的交心话。

    譬如没有贺家的帮助,就没有他的今天;譬如他是个苦孩子出身,最知道知恩图报,谁对他好,他就加倍的对别人好云云。

    那模样,只差没说他是市委书记,安江就也是市委书记,俩人共治青州市了。

    安江自然不会被这些话冲昏了头脑,也装出喝醉的样子,敷衍了几句。

    直到半夜十点,一切才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司机便送安江去了安江为了支援青州经济建设,在阳光新城新租的住房。

    这一次,安江没租扎眼的别墅,而是高层住宅。

    不过,一梯一户的格局,再加上他租了中间一层,剩下两层则是被高玉兰出面租下,倒也算是清净,不会被人影响干扰生活,窥探隐私。

    姜文鸿醉醺醺的将安江送上车离开,等到尾灯渐渐消失不见,见周围只剩下杨晨峰后,抬起手揉了揉脸颊,然后向杨晨峰伸出手。

    杨晨峰急忙从口袋摸出个雪茄盒,熟练的将雪茄蒂剪掉,点上之后,递给了姜文鸿。

    姜文鸿捏着雪茄,美美的抽了口,吐出一股长长的云烟后,舒服的眯上眼回味一下,轻轻叹息道:“演戏啊,太累,可是,又不能不演。”

    他的量,轻松两斤。

    刚刚那点儿,不过是开胃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不装醉,有些话怎么说出口呢?

    而且,不装醉,别人怎么会有你是酒后吐真言的感觉?

    男人三分醉,演到你流泪。

    官员三分醉,骗到你卖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