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展宴怕什么,就来了什么。

    丽莎尔拿着平板走到展宴病床前,“先生,不好了夫人去了这片区域之后,她的信号就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展宴闭着眼睛,靠坐在床上,“今天就先这样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追的再紧,只怕她会更加躲着自己,只要她一回市区,展宴立刻就会有她的消息。

    明月,我给你七天时间想清楚。

    时间一到,不管你有没有想清楚,就算不愿跟我走,也要跟我离开。

    张霖知道展宴受伤的消息,片刻就出现在了医院里,见到床上躺着的人,男人森冷的眼底带着笑意,裴枭睁开深沉的眸光。

    张霖饶有兴趣的坐在椅子上,身后跟着的人,都在门外等着。

    “认识这么多年来,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狼狈,怎么…被人抛弃的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啊,差点忘了,听说你找到了她。不过…你找到她应该没用,我想她应该不愿意跟你回去。就算回去,你留着一个不能生孕的女人在身边,你赚的这么多钱,我想以你的性子也不会让一个外人来继承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,我在给你挑选一个人,让她给你生一个孩子?”

    张霖也是会打击人的。

    “玩了一个傻子,也值得你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张霖笑了,爽朗的声音在病房里回荡着。

    外面的护士,听见里面的声音,她想要上前提醒,可是却被门外的那些保镖拦了下来,见到他们腰间的枪,她一个字都不敢说的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张霖再次回击说:“我的女人怀了我两个孩子,展宴…你的女人行吗?”

    展宴身上顿时散发出了冰冷危险的气息,眸光眼底更是如同万年寒冰,张霖根本不怕他,甚至看着他吃瘪心情莫名的觉得一阵爽意。

    以前被他压一头,现在…该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“认识这么多年,你住院的钱,我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养伤!”

    张霖离开病房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    庄明月来到一处荒凉的地方,这里有一个小房子,很破旧,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江野收拾着,他说:“只能在这里暂时先躲一段时间,等到他们以为我们离开以后,我们在出去,要不然…那帮人很快就会找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苏暖暖后面知道是张霖带人追来了。

    她害怕的抱着庄明月的手,“暖暖,是不是张霖快找到我们了?我不要跟他回去,他要欺负我的。”

    庄明月安慰着她,“暖暖你放心,我们会没事的。”话语中带着安慰,可是她又怎么知道,这次来的不仅仅是张霖,还有展宴。

    这句话,听着像是在安慰他,其实也在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看着一旁无声在忙碌的江野,想到这些时间,江野跟着他们一起出生入死,开心快乐,难过伤心,不管任何的事,他都在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说好的,还要去很远的地方,一起去看宽阔瞭望的大海,一起坐着船在海面上游行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…他们彼此很快的就要分开了。

    庄明月也知道,这一切该来的还是要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