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晚饭后,他想着下午镇卫生办俞主任跟他说的医改的事情,不由得,他有些闷闷的来到爷爷的灵位前,瞅着爷爷的遗像,半似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爷爷,那个谁……镇卫生办的那个啥鸡叭俞主任下午来咱们村了,您知道了吧?说是要医改,要我去考那个鸡叭证,可是我不想去考,所以……恐怕……咱们这个诊所要被取缔了呀?所以……您老人家也就别怪我了!我明日个去镇里找找咱们村的那个罗喜国罗叔看看,要是他不能帮忙给弄来那个啥鸡叭医师执业证书的话……我可能就也要外出打工了?所以……您老人家也就别怪我了哈!要是我真外出打工了的话……到时候,您就自个照顾您自个吧!不是我不想留在您身边,而是要是镇卫生办不让我开这个诊所了的话,我留在小渔村也不知道干啥了?所以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小子又是话锋一转,言道:“对了,爷爷,今日个上午那个坤爷爷又来了,您知道了么?坤爷爷又说要我去县城跟他做买卖,但是我没有答应他,委婉的拒绝了他。不过,爷爷你放心好了,我不会跟坤爷爷走的。既然我答应了您的事情,那么我就会做到的。所以我是不会跟坤爷爷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他小子这么的自言自语着,貌似他爷爷的遗像露着了一丝欣然的笑意似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之后,过了一会儿,杨小川也就去屋后的澡堂里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完了之后,他看才晚上八点来钟,于是他又是坐在了堂屋的黑木桌前看书,还是在看那本《医经》。

    貌似他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似的。

    等过了晚上九点半的时候,他忽觉整个村子都静悄悄的了,于是,他小子也就无心看书了,又是想起了美丽嫂子来……

    想着想着,他小子也就溜到门前看了看村里的夜,见得这会儿村里的各家各户都黑着灯了,貌似都睡了,于是,他小子也就大胆的行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,跟美丽嫂子的关系也那么好了,所以他已经不担心一会儿美丽嫂子不会给他开门了。

    这晚的月色有些朦胧,不是很亮,但倒是可以朦朦胧胧的看清脚下的路,也算是个偷腥的好夜晚了。

    待一会儿,杨小川从家里溜出来之后,也没敢开手电,因为毕竟是去美丽嫂子那儿偷腥嘛,所以岂能明目张胆的呢?

    再说,这种事情……要是被村里人瞧见了的话,说三道四的,也不大好听。

    黑蒙蒙的夜空下,只见一个人影在村道上一脚高一脚低的走着……

    不过,这晚,杨小川也不完全是想去美丽嫂子那儿偷腥的,他还想问问美丽嫂子,关于去广东那边打工都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因为美丽嫂子去过广东,这不,她也是前不久刚从广东那边回来的么?

    所以他想,美丽嫂子对广东那边的情况一定都了解的。

    突然想问美丽嫂子这个,那自然是因为他小子想着家里那个诊所不牢靠了,所以总得谋求一份工作吧……

    兄弟姐妹们,小村医一书上架了,首日预计爆发3万字以上!!!咱们共创辉煌吧!!!!求金牌、求收藏、求推荐、求点击、求评论、求红包、求礼物,各种求,有什么要什么,都砸过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