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不一会儿,待王桂莲、也就桂莲婶从粪水坑里爬上来之后,她也没好意思声张什么了,只能是囧囧的、灰灰的扭身朝杨小川他家屋后的后山那方溜去了,打算从后山那条小山道偷偷的溜回家……

    杨小川瞅着桂莲婶那灰溜溜的背影,又瞅了瞅屋后的粪水坑,他忍不住又是一阵窃笑,哈哈……

    完了之后,他忽地皱眉心想,不知道下一个掉进我家屋后这粪水坑的将会是谁?哈!

    然后,他又是忍不住窃笑的心说,麻痹的,这回老子倒是想看看咱们小渔村的那些个娘们的那话儿还痒痒不?哈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会儿,瞧着夜幕又将降临,那个谁……村里的那个牛秀美闷闷的、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家门口的门槛上,不由得郁郁的皱了皱眉宇,忍不住心说,杨小川那个死臭小子还真是够草蛋的,居然在他家屋后头挖了几个陷阱,这害得老娘晚上想去他家偷腥都不成,万一要是一不小心掉进那粪水坑里,多糗呀?昨晚上周菜花那个死浪货婆娘不就出糗了么?不就掉进人家屋后头的粪水坑里了么……

    心说着,这牛秀美不由得一声叹息,唉……这一天天的,我家的那个死鬼男人不在身边,这日子还真是难熬呀!这都半年没有做那事了,这还真够难受的呀!这晚上一想起那事来,老娘的那话儿就湿嗒嗒的,真是难受呀!呃?对了,不知道我家菜土里那黄瓜还有没有,要不老娘去瞅瞅吧,晚上备根黄瓜在床上吧?

    愈想这事,这牛秀美就愈是郁闷,又是忍不住心说,哼,没想到杨小川那个死小子还真是头拴在树下不知道吃草的牛呀?那天,老娘都那样了,大花短裤都拉到腿上了,愣是没有诱惑住他杨小川个死小子,郁闷呀!不过……老娘估计他还是童子之身,不知道睡女人是个啥滋味吧?要是他个死小子知道了睡女人是个啥滋味的话,老娘还就不信他不上老娘了?所以……回头老娘得想法子把他个死小子给教化了才是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本就无比寂静的小渔村,随着夜幕的渐渐降临,也就显得愈加的寂静了。

    每当这等时刻,那些个留守在村里的村妇们就愈加寂寞难息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坐在自家的门槛前,盼着自家的那个死鬼男人归来。

    可又是大雁飞过,然而自家的那个死鬼男人依旧未归,家信也没有一封,也不知道他在外面的生活可好?有没有在外面鬼混?有没有被哪个狐狸精给勾上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只是杨小川的生活依旧是有条不乱的。

    他收完晾晒在禾平上的草药之后,也就天黑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他也就在自家堂屋后方的厨房里忙活了起来,开始弄晚饭吃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心里还是在想,要是能有个婆娘给洗衣做饭就好了,晚上还能给暖暖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