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若是这一幕能就此定格,或许能成为神话史诗故事中一幅壮丽的画卷。

    但天使与神明都无比迫切地想要杀掉对方。

    奥丁的独瞳映射着摄人的金色光芒,向迎面而来的圣洁天使刺出了神枪。

    祂在一瞬间刺出了无数次,每一记突刺都带着暗金色的流光,好似密集的流星雨,从不同的角度寻找路明非的要害。

    路明非身后的圣洁光翼挡住了这些卑劣刁钻的攻击,流星弧线被光羽与圣焰击碎。

    神明为祂的傲慢付出了代价,祂本可以掷出锁定灵魂与命运不可闪避的一枪。

    而如今天使手中燃烧着金色圣焰的链锯剑已经逼近了祂高贵的头颅。

    奥丁只能横枪阻挡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燃烧着金焰的链锯剑咆哮着想要切断这杆枯枝般的神枪,但始终没能在枪身上留下哪怕那么一道痕迹。

    对于几天前还属于仕兰中学校务部绿化工工具的链锯剑而言,即便诞生了机魂并得到强大的赐福——

    想要锯断以世界树枝条制成的神枪也未免太过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路明非立即转变了攻击角度,链锯剑的锯刃偏移突刺,试图绞烂奥丁的那只大眼睛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奥丁座下的斯莱布尼尔含雷嘶吼,它迈动了那八只粗壮如柱的足蹄,带着神明与路明非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高架桥两边的黑暗深渊传来了大海翻涌的怒吼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滔天的水幕自高架桥两边升腾而起,即便是神明在自身所召唤的浪潮面前也显得过于渺小。

    而在金色与银色的光芒映射里,自深渊冲向天空的浪潮内的黑色阴影数之不尽。

    奥丁再度召唤出了为祂作战的“英灵”们。

    只不过路明非的注意力没放在这里,他捕捉到了那个好似与黑夜融为一体正向奥丁狂奔的男人。

    楚天骄。

    他身边的那一小片空间变得相当粘稠,雨滴在进入那片空间后变得无比缓慢,暂时地悬停在了空气里。

    但他的速度一如既往,好像一个融入黑夜的鬼魂。

    就连奥丁也没能注意到这只鬼魂的快速逼近。

    斯莱布尼尔带着祂拉开了足够的距离,祂的独眼里只有路明非这个渎神者的存在。

    奥丁抬起了昆古尼尔,身形与动作完美得就像是一尊希腊雕塑,带有无与伦比的力量感。

    这一枪是锁定命运的一枪,这片雨夜世界的全部力量都仿佛汇聚于这柄神枪之上,要将途经的一切摧毁殆尽。

    可忽然之间,斯莱布尼尔发出了雷鸣般的痛苦嘶吼。

    锁定命运的一枪被打断了!

    奥丁身体前倾,失去了准心。

    楚天骄!

    这个男人如鬼魂一般自漆黑中发起突袭,攻击目标是神明的八足骏马。

    其中四只前足被他数刀斩断,滚烫的鲜血喷涌洒遍全身。

    路明非紧随而上,他手持链锯剑狂奔,宛如一辆陷阵冲锋的人形黄金坦克。

    身后的灵能光翼并未给他带来好似帝皇“活圣人”那般的飞行能力——但这根本不重要。

    一丝来自伟大帝皇的灵能赐福确切地降临到自己身上,这就已经是无上的殊荣!

    斯莱布尼尔不屈地以它仅剩的四足支撑起了庞大的身躯,维护主人身为神明的尊严。